第106章 元瑶好强大,好厉害!_凡人之我来自玄黄大世界
笔趣阁 > 凡人之我来自玄黄大世界 > 第106章 元瑶好强大,好厉害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6章 元瑶好强大,好厉害!

  第106章元瑶好强大,好厉害!

  “你……怎么在这里?”

  元瑶以最快的速度转过身,同时,黑色魔气笼罩娇躯做好防备,这才娇斥道。

  但她脑海却止不住浮现刚才看到的一幕,简单来说:很——大!

  让她不敢去想象下去。

  “怎么,仙子能来这里,在下就不行了?莫非,这虚天殿还是仙子所建造的不成。”

  见状,方羽轻笑一声,“扑通”一声,跳入灵眼之泉之中。

  “南宫道友说笑了,妾身的意思是,道友不应该与万门主他们在一起寻找虚天鼎吗?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将脑海荒唐无比事情抛却后,元瑶这才背脊发凉想到方羽的可怕惊人的实力来,语气略微发颤道。

  “出了一些意外,这才被传送到了这里,现在想必应该也不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吧?”

  方羽脸庞笑容收敛,意味深长凝视着转过身的元瑶,追问道。

  而听到这话“唰”,元瑶原本红霞密布娇颜,变得苍白无比,犹豫挣扎之色涌现而出。

  红唇轻动,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,只是美目雾气腾腾盯着正在饶有兴趣“泡澡”的方羽。

  “有什么话,仙子开口便是?”

  见状,方羽脸上露出让人如沐春风的温和笑容。

  “扑通!”话音未落,元瑶直接跪倒在水池边,不等脸色一惊的方羽开口,便先一步磕了三个头,让方羽惊讶无比。

  “仙子,有什么事情,直接开口便是?若是在下能够做到,或许可以考虑一二?”

  听到方羽这话,元瑶心中悬着心放下了大半,玉容也恢复了些许血色,轻低着螓首,喃喃充满恳求道。

  “南宫兄,可有时间听小妹讲一个故事?”

  “自然是有的,仙子请说?”

  闻言,方羽轻笑一声,颔首道。

  “其实小妹还有一位感情极好的师姐名为妍丽,”

  见状,元瑶深吸了一口气,檀口轻启,神情露出追忆之色,道。

  “妍丽师姐与小妹都出身一个修仙小派。我们姐妹二人不但资质一般,修炼功法更是平庸之极,自知若就此下去的话,不要说结丹,就是筑基期都无望进入。所以就相约离开门派,四处找一些修为高深的未婚男修,看看能否成为对方的双修伴侣。”

  “可惜的是,不要说是结丹修士,就是筑基后期的高阶修士,我二人都未曾遇见合适的,反而引来了许多偷窥我二人姿色的不轨之徒。这些修士,修为不比我姐妹高深哪里去,我和师姐自然不肯愿意以身相许。后来发生了一些小变故,我和妍丽师姐分道扬镳,我又独自闯荡了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数年后,等我再见到师姐之时,却发现她竟成了青阳门少主的炉鼎。我当时自然又惊又怒,想要询问究竟。但这时那青阳门少主突然出现,接着口口声声,自称看上了我,要纳我为妾。而我只要答应了他的要求,他就放过妍丽师姐,并同样纳为妾室。也是小女子当年见识浅薄,见这贼子身份显赫,修为高深,并且生有一副好皮囊,虽然妍丽师姐极力反对,但我几乎没多考虑,也就答应了下来,并随其回青阳门。”

  说到这里时,元瑶露出一副怔怔的神情,似乎在回想着当年的情形。

  下一刻,元瑶声音蓦然冰寒的接着说道:“结果在回青阳门的半路上,妍丽师姐突然找个机会,偷偷的告诉我,说她当初也是被那青阳门少主欺骗,说是要当侍妾的。谁知被那贼子带回去没有数月,忽然将她变成了炉鼎,加以肆意的采补。而和她处境差不多的那些炉鼎,几乎都是用同样的手段骗回去的。一旦进了青阳门,她们这些女修,是做侍妾还是做炉鼎,根本身不由己了。

  “我当时听了此话,心里自然大惊,和妍丽师姐商量一下,打算趁那贼子不备,一齐偷偷的溜走。谁想到这位少主,竟是个色中饿鬼,在半路上就逼我和其同房。无奈之下,我和师姐只好冒死设下圈套,趁其手下不在时暗算了此贼子。”

  “结果虽然计划成功,但妍丽师姐也被其临死反噬,肉身受损。无奈之下,妍丽师姐只要元神出窍,暂时栖身在一件法器之内。不过普通的阴魂法器,魂魄在内会日渐的衰弱,后来我用尽了各种方法,也只能减缓此过程而已。妍丽师姐的元神,不久就灵性大失,就是有合适的肉身也无法夺舍了。”说到这里时,此女顿了一顿,明眸中满是伤感之色。

  “而庆幸的是,我又从青阳门少主那里得到一块玉简,记载了虚天殿里藏有养魂木的事情,所以我准备了一番后,特意去虚天殿取此神木。可是没想到此殿比传闻中还危险得多。若不是小妹运气好一些,恐怕已经陨落了。”元瑶说到这里时,脸上又露出希翼之色。

  “只不过好不容易来到这里,却不料南宫兄却抢先一步。想必,那养魂木已经落入南宫兄手中。”

  “小妹自知不是南宫兄的对手,但自认稍有姿色,并且元阴未失,愿意以自身为筹码,换取南宫兄手中的养魂木。并且,身上还有不少青阳门少门主留下的宝物,也都可以送给南宫兄。只希望南宫兄能够得到小妹施展还阳术后,再夺取小妹元阴,到时候,无论是炉鼎还是侍妾都随南宫兄。”

  “还魂术?就是让魂魄进入新死肉身,重新还阳的那种秘术。”

  方羽脸上笑容收敛,道。

  “不错,就是此法术。”

  “仙子可知施展此法术的代价,就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承受了的。不但要结丹以上的修为才能施展,而且因为此法术太过逆天,施展过此术后,施术者修为会亏损到难以承受的地步。基本上结丹期的修士,都会跌落一个境界之多。以元道友现在的修为,一旦施展了此术,十有八九会马上碎丹,并跌回筑基期的修为。”

  “这个仙子,莫非不清楚?”

  方羽眉头一皱,道。

  “小妹当然知道。此术和夺舍不一样,夺舍时夺取的还是活人躯体,只要不违反三大铁则,基本上还能安然无事的。可还魂术却是让新死之人的躯体再度复活的法术,自然要付出一点代价了。”闻言,元瑶默然了一会儿,但随后就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  “所以,仙子实际上是想要我帮忙护法了?”

  见状,方羽轻叹一声,道。

  “不错,小妹愿意将自己与身上诸多宝物全部送给南宫兄,恳请南宫兄相助一二。”

  说完,并未起身的元瑶又给方羽磕了一个头,完全没有身为结丹期修士的尊严。

  “仙子起来了,这个交易在下答应了。”

  见状,方羽沉默片刻,选择了答应。

  他虽然不急色,可不代表没有需求,而且元瑶姿色在他见过女子之中也足以排前十。

  这种好事,他自然也不会错过,左右不会一株养魂木与护法而已。

  能够得到一位美艳绝伦的佳人与一只潜力无穷的啼魂,这生意怎么也是赚大了。

  “多谢南宫兄,南宫兄尽管放心,小妹绝对不会违背承诺,只不过需要的时间,长一些,还望南宫兄能够等待一二。”

  元瑶又有些不好意思说道。

  “无妨,在下并非急色之人。多等些时间而已,不是什么问题。”

  “这是养魂木,仙子收好了。”

  方羽手指一点,顿时衣服上储物袋中一个玉匣便被摄取出来,朝着元瑶激射而出。

  见状,元瑶自然是惊喜不已,连忙借助玉匣,将其打开查看了起来。

  “多谢南宫兄,这里面是青阳门少门主留下的宝物,还有这只啼魂兽,都送给南宫兄。”

  确定是养魂木无错后,元瑶里面从纤细腰肢取下储物袋,灵兽袋递向方羽,生怕晚了一步后者会生气。

  “不急,你都是我的了,这些东西自然跑不了。”

  见状,方羽目光略显火热打量起了元瑶,笑道。

  而听到这句话的元瑶,玉容一红,也不再纠结,随即,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,直接脱……然后沉入灵眼之泉所建水池之中。

  不多时,方羽感到一阵紧绷……

  而元瑶,则不得不震惊于方羽的强大……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,万天明一行正道修士。

  在他们身前的不远处,则有个庞大的存在,一座雄伟之极的高大石台。

  此高台长宽百余丈之广,高约三十余丈。正前方有一处数百层的石阶直通台顶。

  整个高台由一种看似普通的灰色岩石砌成,外面则被一个白色光罩连台阶一齐包在了其中。

  但诡异的是,光罩中蓝光盈盈,越靠近高台中心处光芒就越盛,莹光流转不停,甚至让人双目无法直视,看不清那里到底有何不妥。

  而石台边缘处凝结着厚厚的冰霜,这些寒冰反光之下晶莹透明。将高台映衬的美丽异常。

  “怎么样。法力回复地差不多了吧?要是可以地话,我们开始行动吧!虽说这次借用了天机门的造物仪提前躲避了那些傀儡守卫,但是我们的时间也不会太多的。毕竟蛮胡子的托天魔功对付那些傀儡也是犀利无比。他们顶多在第四层时候要多花些功夫。其它地都不会拖延太长的。”万天明在台前沉声说道。

  “万兄所言即是,我们取宝去吧。”对面的天悟子老道非常赞同的样子,目中隐露出一些兴奋之色。

  而那老农样的黑瘦老者则默默的点天头。没有出声说什么。

  万天明见此也不在意。他知道黑瘦老者虽然沉默寡言,但所修炼的“玉丹功”却神通不小,真正实力甚至还在那天悟子之上。

  只是此人虽然出身正道,但一向闭门苦练很少和人交流言谈,这才养成一副如此冷漠地样子。

  万天明微然一笑后,就带着二人向那光罩走去了。

  一道浓稠地紫气一闪而逝,白色光罩“兹啦”一声脆响。竟被万天明随手一袖劈开了一个丈许高的大口。几人趁此机鱼贯而入。

  不久,万天明几人就在高台之上消失在蓝光之中。

  而光罩被破开的地方则回复成了原样,台阶处又变得清静起来。

  可没多久,光罩之中,一声震怒无比怒吼声,戛然而起。

  “不,怎么可能,虚天鼎哪?”

  “虚天鼎跑哪里去了?”

  此刻,方羽取走虚天鼎深坑前,万天明完全没了先前正道元婴修士模样,一张面容扭曲,狰狞可恐,好似入魔一样。

  而旁边天悟子也差不多,只不过愣在了原地,不知所措,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,是真的。

  “莫非是魔道先一步取走了虚天鼎?”

  三人中唯一没有失去理智便是老农了。

  “不可能,蛮胡子他们不可能这么快。他们没有这个本事。”

  “会是谁?”

  闻言,万天明也恢复了理智,目光冒火,冷声否认道。

  “会不会是那位南宫道友,以他的实力,根本不可能失败,而且来历神秘,实力更是诡异,竟然能够以结丹期的实力,挡住蛮老魔,怎么看,也不对劲。倘若是以前从什么地方得到了虚天殿传承,倒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  “毕竟,乱星海数万年来,可从未出现过如此可怕变态的结丹期修士。”

  天悟子开口猜测道。

  “南宫道友?”

  闻言,万天明也恢复了冷静,自语喃喃了一句,目光怒火收敛,凶芒闪烁不定。

 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,但他觉得天悟子说的不错,最有可能取走虚天鼎的就是一直不曾出现的方羽。

  至于星宫,若是有把握取走虚天鼎,都不会让他们进入内殿,必然会想尽手段,用尽手段的阻拦他们。

  所以是最没有可能的人,还不如魔道可能性大。

  “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份,怎么找他?”

  万天明有些头疼的说道。

  这的确是一个大难题,不知道身份,十之八九连名字,相貌都是假的,想要找到比他进阶元婴后期大修士恐怕还要困难,万天明自然头疼不已。

  “那就先离开虚天殿,只要他还在乱星海,就一定还会出现,况且,万兄莫非忘了,他马上就要凝结元婴了。如此异象,根本无法遮掩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tokew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tokew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